产品展示
PRODUCT DISPLAY
产品展示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产品展示 > > 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 >日处理120立方米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

日处理120立方米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

产品时间:2019-01-14

简要描述:

日处理120立方米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序批式反应池(SBR)属于“注水——反应——排水“类型的反应器,在流态上属于完全混合式,氮有机污染物确实随着反应时间的推移而被降解的。其操作流程由进水、反应、沉淀、出水和闲置五个基本过程组成,从污水流入到闲置结束构成一个周期,所有处理过程都是在同一个设有抱起或搅拌装置的反应器内依次进行,混合液始终留在池中,从而不需另外设置沉淀池。

在线咨询 点击收藏

日处理120立方米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

生产销售污水处理设备,找到我,请联系我,我们是专业的。

产品:地埋式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气浮机、絮凝沉淀设备、UASB、二氧化氯发生器、小型医疗污水处理设备、加药装置等。

全国各地没有我们卖不到的地方、没有售后不到的地方,全国各地都有客户,都有案例,鲁盛牌污水设备请放心使用。

城市污水回用,可有效的保持水资源的动态平衡,实现水的良性循环,防止环境污染,保证工业发展对水的需要。城市污水回用将带来显著的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
由于城市污水二级处理排水不能直接用于各工业部门循环冷却水系统的补充水,需要进行深度处理。深度处理工艺方法多为石灰凝聚处理,通过石灰凝聚处理去除或降低的物质有:
悬浮的有机物和无机物,可去除1μm以上的颗粒,进而也去除了由这些颗粒,主要是生物处理流失出的生物絮体碎片、游离细菌等形成的COD;
溶解性磷酸盐,通常可降至1mg/L以下;
去除部分钙、镁、硅石、氟化物;
去除某些重金属:镉、铬、铜、镍、铅和银等;
降低水中细菌、病毒含量和碱度;
该工艺具有:占地面积小、自动化水平高、运行可靠、能耗低、出水水质好、无废水排出物等优点。该工艺已在多家电厂城市污水浓度处理站使用,运行效果达到设计要求,用户满意。
技术特点-主要设备
压力式混合器是新产品,它具有混合效果好,阻力损耗小的优点,已在十余电厂用于加药混合、加酸调PH值,效果良好。


日处理120立方米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机械加速澄清池是引进英国P.W.T公司设备,在原基础进行了部分改进。提升机、刮泥机、导流筒均为钢制悬吊式,能耗低。*、二反应室和集水槽堰均为钢结构,加工精度高,运行可靠。该设备容积大,澄清区水层深,适合用于石灰石凝聚处理系统,出水悬浮物<10毫克/升。
技术特点-系统设计
工艺设计合理,总体布局紧凑,占地面积小,系统联接中尽可能利用液位差,能源消耗低;处理过程中的排水全部加收利用;正常运行时无泥渣堵塞、灰尘外溢等现象。固定化微生物
以与固定化酶相同的固定方法将酶活力强的微生物体固定在载体上,微生物体本身是多酶体系的固定化载体,将整个细胞固定化更有利于保持其原有活性,甚至可提高活性。有死细胞固定化和生长细胞固定化两种。
固定化微生物的特性
固定化微生物普遍比未固定化的微生物性能好、稳定、降解有机物性能力强、耐毒、抗杂菌、耐冲击负荷。将固定化微生物制备成颗粒状、膜状和包埋制成凝胶,充填到反应器中用于连续流运行,微生物不会流失。
固定化微生物的固定方法
固定化方法有载体结合法、交联法、包埋法、逆胶束酶反应系统和孔网状载体截陷固定技术。
1、载体结合法。
以共价结合、离子结合和物理吸附等将微生物固定在非水溶性的载体上。载体有葡聚糖、活性炭、胶原、琼脂糖、多孔玻璃珠、高岭土、硅胶、氧化铝、羧甲基纤维素等。在污水处理中,这种固定方式要求生物膜载体表面具某种活性基团,通常可对载体表面进行改性,达到携带活性基的目的。
2、交联法
将微生物与2个或2个以上的官能团的试剂反应形成共价键的固定方法。交联剂有:戊二醇、双重氮联苯胺和六亚甲基二异氰酸酯。细胞间自交联是自然界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如活性污泥系统中菌胶团的形成以及厌氧污泥床中颗粒污泥的产生均是通过细胞间自交联实现的。为了进一步强化细胞间或酶间的这种自交联程度,可以认为的加入一些交联剂形成细胞间的稳固结合。交联剂在活性污泥系统中也有应用,有时认为地向曝气池内投加一定量的交联剂能得到更好的菌胶团,它有利于二沉池中泥水分离及有助于控制曝气池内微生物浓度。

生物脱氮除磷工艺
近年来,随着对生物脱氮除磷的机理研究不断深入,以及各种新材料、新技术、新设备的不断运用,衍生除了许多新的生物脱氮除磷工艺,下面简单介绍几种我国各污水处理厂的生物脱氮除磷工艺。
(1)A/O法
流程如下:
污水——前处理——厌氧水解池——接触氧化池——沉淀池——过滤池——出水——污泥回流
A/O脱氮工艺处理高浓度城市污水,不但熊够效稳定地脱氮,而且COD、BOD和ss的去除效果和稳定性更好。虽然其基建投资和运行管理费用均高于设有硝化功能的传统法,但当要求出水的TKN浓度较低或考虑处理后的出水回用,并考虑工艺运行稳定时,建议首先采用A/O脱氮工艺。但A/O法中如果有硝化发生,除磷效果会降低,而且脱氮效果受内循环比的影响,另外,此工艺的灵活性较差。

A2/O工艺是通过厌氧、兼氧和好氧交替变化的环境,完成除磷脱氮反应。在厌氧条件下,回流污泥中的聚磷菌受到抑制,只能释放体内的磷酸盐获取能量,以吸收污水中的可快速生物降解的溶解性有机物来维持生存,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了磷的厌氧释放;在缺氧条件下,反硝化细菌利用污水中的有机碳作为电子供体,以硝酸盐作为电子受体进行无氧呼吸,将回流液中硝态氮还原成氮气释放出来,完成反硝化过程;在好氧条件下,一方面聚磷菌将体内的PHB进行好氧分解,释放的能量用于细胞合成、增殖和吸收污水中的磷合成聚磷酸盐,随剩余污泥排出系统,从而实现污水的脱磷;采用A2/O系统可将污水中的COD、BOD和氮、磷同时去除,处理出水可优于国家排放标准,接近三级处理水平。另外,污泥沉降性能也较好。
生物接触氧化法
生物接触氧化法就是在生物接触氧化池内安装一定数量的填料,为了使污水达到净化的目的,通过填料上的生物膜和供应的氧气发生生物氧化作用,以此来将氧化分解废水中的有机物。生物接触氧化法是生物法处理废水中的一种重要方法。农村生活污水分散式处理技术分析
人工湿地
人工湿地主要是模拟自然湿地,将水体、微生物、植物与基质等组合在一起而设计、建造复合系统。人工湿地的实现主要是利用生物、化学、物理中生态系统的原理,通过对污水过滤、沉淀、吸附、分解等步骤,实现净化污水的目的,具有成本低、低耗、高效等优点。潜流、表面流与垂直流为人工湿地形式,其中潜流与表面流两种形式常用于农村生活污水的处理中。
自动增氧潜流形式在抗冲击方面具有较强的能力,当TP、NH4+-N、COD的进水浓度为3.6~13.2mg/L、21.6~50.3、132~393mg/L时,其去除负荷与进水浓度呈正相关关系,去除负荷的最大值分别是10.4kg/(hm2•d)、44.4kg/(hm2•d)、226kg/(hm2•d)。另外,石蕾等学者通过对美人蕉、再力花与芦苇研究发现:美人蕉湿地的生物产量与TN、BOD5、COD的去除率成正相关,且能够迅速、稳定的形成规模;再力花湿地在脱氮方面具有较强的效用;芦苇湿地则具有的稳定性。综合上述学者的研究,人工湿地的去除污染物的效果较好。
稳定塘
稳定塘通过有机颗粒截滤与沉降、有机物吸附、微生物降解等方式,在利用菌藻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实现去除污染物的目的。通常情况下,稳定塘能够去除80%以上的BOD5;去除氮机制的过程为:反硝化/硝化、水生植物吸收以及NH3挥发;去除磷的机制涉及到吸附PO43-、磷扩散、有机磷氨化以及水生植物吸收之间的共同作用,但以磷主要介质的去除方式为生物吸收,这与化学沉降之间存在较大的分歧。
由于稳定塘方式应用过程中会散发臭味,同时占地面积较大、停留水力的时间较长、积泥严重,加之自然环境会影响净化污水的效果,因此研究出移动式曝气塘、高效藻类塘、水生植物塘、活性藻类塘等新型塘。黄翔峰等学者经过研究发现:高效藻类塘在净化太湖流域农村污水中具有良好的效果,其菌藻共生体系能够增加塘中的溶解氧浓度,PO43-、NH4+-N、COD的去除率平均值分别为50%、90%与70%,酸碱值呈现周期性的变化规律。
在研究稳定塘中,藻、菌为活动主体,线索主要是P、N、C元素的迁移,建立塘中化学、生物反应之间的联系是稳定塘的主要设计方式,如生态综合系统塘、高级稳定塘、多级串联塘等。其中,高级稳定塘有熟化塘、藻类沉淀塘、高效藻类塘以及兼性塘组成,核心为高效藻类塘与兼性塘。这种工艺除了能够保留传统稳定塘的优点之外,其水力停留的时间较短,有效的减少藻类的衍生数量以及臭味,提高去除生活污水的负荷率。结合吉祝美等学者对稳定塘中浮床技术的研究发现,建立生态塘对于TP、TN、NH4+-N、COD的去除率能够达到50%、80%、70%以及55%甚至以上,其去除水平较高。

污水中磷的去除主要依靠悬浮生长活性污泥工艺生物除磷或化学除磷, 而单纯利用生物膜 法实现强化生物除磷(EBPR) 的成功范例至今还不多见。相对于传统悬浮生长活性污泥工艺, 生物膜 工艺自诞生以来凭借其集约紧凑的占地、高效的除 碳硝化性能及较低的污泥产率等特点而彰显优势, 构型各异的生物膜工艺一直是竞相追逐的热点研究 领域, 如曝气生物滤池( BAF) 、流化床生物膜反应器 ( FBBR) 、移动床生物膜反应器(MBBR) 等, 但是, 利用生物膜工艺实现生物除磷的研究还很有限 , 生物膜技术在实现EBPR 方面一直面临挑战并因此遭受质疑 , 如连续流淹没式生物膜系统, 很多研究者认为, 该工艺只能有效去除有机物及氨氮, 但却不能有效除磷 ; 此外, 固定床生物膜工艺在常规运行模式下难以实现高效生物除磷, 须辅以化学除磷方能达到严格的排放标准, 但化学除磷将产生大量的化学污泥并导致运行成本的提高, 因此, 如何提高生物膜工艺的除磷效能是摆在研究者面前的一个紧迫课题。

近些年, 强化生物膜法除磷技术, 如固定床生物膜工艺尝试通过运行模式的变换实现EBPR、生物膜与活性污泥的复合集成工艺等逐步得到了开发与应用, 但是, 这些改良式的生物膜工艺在实现EBPR方面仍然暴露出许多矛盾和弊端。如BAF为强化生物除磷而采用间歇运行模式, 但这无疑为本已较为复杂的BAF 控制回路又增加了控制系统上的复杂性; 此外, 如果反应器内部微生物主要以附着形式存在, 那么要增强除磷效果必须加大排泥, 这样势必导致生物膜上富磷污泥排放量与生物持有量之间的矛盾, 同时, 生物膜污泥排放量在实践中不像 常规活性污泥工艺那样易于控制。EBPR 对厌氧/ 好氧的交替环境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 与传统悬浮生长工艺不同, 生物膜反应器中微生物主要以附着形式生长, 要使其处于交替A/ O 状态则受时间和空间的制约, 因此, 要实现生物膜高效除磷将会面临很复杂的工艺难题, 如反应器构型调整、运行模式优化及过程控制集成等一系列问题需要解决和优化。

留言框

  • 产品:

  • 留言内容:

  • 您的单位:

  • 您的姓名:

  • 联系电话:

  • 常用邮箱:

  • 详细地址:

  • 省份:

  • 验证码:

    请输入计算结果(填写阿拉伯数字),如:三加四=7
联系方式
  • 电话

  • 传真

在线客服